财经 > 红星地产千亿路途坎坷:母公司债台高筑或难输血 维权频发打脸“
红星地产千亿路途坎坷:母公司债台高筑或难输血 维权频发打脸“
2019-11-29 13:10:11 点击数:1968
【字体:

来源:中国网络金融

中国财经网10月15日电(记者安平)2009年,上海红星美凯龙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星房地产”)成立。经过10年的发展,红星房地产已经成为业内综合性房地产开发商。

据凯里最近披露的数据,2019年1月至9月,红星房地产售出396.8亿元,在全国房地产企业中排名第60位。2017年和2018年,红星房地产的销售额分别为318亿元和435.2亿元。2018年,红星房地产董事长车建新在公司“品牌大使签约大会”上宣布,公司正在向1000亿英镑的目标迈进。

一位房地产评论员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说:“500亿和1000亿的规模被认为是住宅企业需要跨越的两个门槛。目前,红星房地产的年销售额刚刚超过400亿元。此时,提出了一千亿个目标。公司的战略、运营模式、现金流和人才储备都需要经历许多挑战。”评论员还强调,房地产行业实际上存在一个“500亿诅咒”,即一些住房企业在销售额达到500亿英镑时将面临停滞的瓶颈期,这也是二级住房企业面临的普遍问题。

其他机构分析师表示,现在谈论红星房地产的“1000亿元”还为时过早。在考虑如何在弯道超车的同时,公司还应该考虑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把风险防范和利润放在首位。

母公司负债超过1600亿元。营运资本从哪里来?

宏兴地产提出了1000亿元的目标,最近频繁出现在地球拍卖市场。今年3月,温州市中心王千d区东街区正式挂牌出售。红星房地产与江西省国有企业资产管理(控股)有限公司、温州天智木投资有限公司共同竞购16.27亿元。

4月,红星房地产公司旗下的太原红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9.37亿元的价格获得太原sg-1912地块。7月,全资子公司在天津滨海新区中新生态城原旅游区获得综合住宅和商业服务用地,总价格为19.243亿元。

据凯里透露的数据,2019年1月至9月,红星房地产新增土地价值419.8亿元,在全国住宅企业中排名第58位。

没有资金的支持,土地是不能被征用的,红星房地产目前的财务状况如何?由于红星房地产未上市,其资本状况可从母公司红星美凯龙控股集团(以下简称“红星美凯龙控股”)及其关联公司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有限公司(a h上市,以下简称“美凯龙”)的财务报告数据中看出。

据数据显示,红星美凯龙控股有两家旗舰公司,即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有限公司和红星房地产所属的重庆红星美凯龙企业发展有限公司。

根据红星美凯龙控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行的债券半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负债总额为1662.87亿元,较2018年底的1479.73亿元增加183.14亿元。9月初,红星美凯龙控股发布公告。截至2019年8月底,公司贷款余额为870.12亿元,累计新增贷款占2018年底净资产的20.79%。

梅凯龙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梅凯龙负债总额为715.2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0.47%。截至2018年底,这一数字分别为655.65亿和55.25%。值得一提的是,截至6月底,美奇龙的流动负债为232.14亿元,是流动资产(155.25亿元)的1.5倍。

上述房地产评论员认为,红星美凯龙控股和美凯龙不断上升的债务几乎阻碍了红星房地产仅仅依靠母公司输血。

在强调质量重要性的同时,许多项目得到了辩护

车建新在扩大规模的同时,一再强调设计和质量在公众中的重要性。红星房地产在其官方网站上也提到,它从未停止过对生活品质的探索和对美的追求。

然而,红星房地产公司声称“一直致力于为中国每个城市带来更好、更高的生活质量”,经常遭到项目业主的投诉和权利保护。

今年6月底,交出房子的山西晋中红星田波的主人告诉《山西青年报》记者,车库漏水、房子漏水等问题层出不穷。一些业主在人民网的“领导留言板”上抱怨红星田波的购房过程不合理。合同规定房子要在房子之前购买。然而,当房子实际交付时,必须先付款,并签署一些“霸王条款”,如“交付后不反对房子质量”。

据《荆门晚报》报道,荆门红星时代广场的许多业主表示,开发商非法占用住宅楼顶楼修建食堂或办公区,这不仅侵犯了所有业主的公共利益,也带来了安全隐患。荆门市房屋管理局接到投诉后,安排人员进行调查,要求开发商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整改。

第三方平台上的业主也抱怨称,重庆綦江红星国际广场社区的一些房屋在移交后不久出现了墙体裂缝,导致他们根本无法居住。

关于上述业主的投诉和整改进展,中网财经记者已经通过电话给红星房地产发了一封信,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然而,业内一些人认为这是红星房地产过度追求规模扩张造成的“后遗症”,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与红星房地产的大经营半径不无关系。

官方网站红星房地产的数据显示,该公司在全国53个城市失去了孩子,包括天津、重庆和苏州,并积累了100多个项目。如果我们以53个有100个项目的城市为基础计算,每个城市平均开发的建筑数量不到2栋,这就进一步增加了管理难度。

贵州11选5投注 台湾宾果下载 pc蛋蛋购买 河北十一选五 pk10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