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 「k7国庆优惠」杀7人“女魔头”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
「k7国庆优惠」杀7人“女魔头”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
2020-01-11 17:20:42 点击数:2352
【字体:

「k7国庆优惠」杀7人“女魔头”最后一条朋友圈曝光

k7国庆优惠,来源:综合上观新闻(shobserver)、楚天都市报、澎湃新闻、新民周刊等,部分内容来自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 王吉祥 朱庆玲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杀害温州两人,身负7条人命!震惊全国的“蛇蝎美人”落网,当年枪战视频曝光

引发众多网友关注

从警方公布的劳荣枝落网画面中可以看出,尽管她已经45岁,但完全能够想象这个女人当年的美丽容颜。更令人惊讶的是,劳荣枝不但没有半丝惊恐,反而一脸淡定,甚至露出了些许诡谲的笑容。

图自@合肥聚焦 抖音截图

坦白说,很难将这个面带微笑的女人,这个曾经的人民教师,和杀戮了七条无辜人命的凶手联系起来。但事实确实如此,所谓天使的脸庞与魔鬼的内心,劳荣枝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从教师变成女魔头

1974年出生的劳荣枝原是江西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老师,也有人说幼儿教师。但不管哪种说法,在那个年代,这样的老师不需要多高学历。

从她22岁就开始跟着法子英杀人倒过来推算,也可以得出,劳荣枝或许没读过多少书,也没教过多长时间的课。

而法子英也是江西九江人,1964年出生,无业。1981年因抢劫罪,他被判刑8年,出来后在九江黑道上名气大振,人称“法老七”。

据报道,法子英和劳荣枝是在1993年一个朋友的婚礼上认识的。恶的缘分,就此展开。

很多人可能纳闷儿,劳荣枝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蹲过大牢还处于无业状态的法子英了呢?

在法子英被抓获后,有媒体记者曾在合肥市看守所独家采访了法子英,与法子英交谈两个多小时。

当被问及劳荣枝为何看上自己时,法子英说,自己“很有魅力,像个男人的样子,而且也有细腻、温柔的一面,光能打杀,只是一个武夫”。他还说在与劳荣枝认识以前就与妻子协议离婚,因妻子认为离婚是不光彩的事,就没有办离婚手续。

法子英还承认自己小时候“是一个坏孩子”,从小不喜欢读书,喜欢踢足球,曾当过少年足球队队长,更喜欢打架,争强好胜。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他表示:“不欺负弱者,专跟强人斗,常因为一些小事,就和人打架。”母亲管不住他,哥哥姐姐也拿他没办法。

两人在一起不久后,劳荣枝就从教师“转行”成了杀人女魔头,跟着法子英开始了血腥的杀人之旅。

“恶”的致命吸引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当记者问法子英:“看你头脑也挺活的,为什么要犯罪、杀人?”法子英回答,是为了生存,因为要保证每个月一两万元消费的生活质量。

试想一下当时一般人每个月的工资是多少钱,就知道每月一两万元的消费是什么水平。难道劳荣枝跟着他就是为了“吃好的喝好的”?

其实不然,单凭劳荣枝当年能够成功“勾引”被害者至其出租屋这点就可以看出,以她的美貌想要嫁个有钱的男人并不难。但她却选择了与法子英杀人越货。

1996年,在南昌杀害熊启义一家是劳荣枝第一次跟着法子英杀人。有个细节至今都足以让人脊背发凉——在熊启义妻女被杀死后的当晚,法子英临时出去,劳荣枝是在熊家睡了一晚。

从南昌警方带过来的录像带上可以看到,女主人双手、双脚被绑,全身赤裸地趴在床上,而孩子被残忍地浸在浴池中,身上仅穿一件小布兜。两人的眼睛恐惧地睁着,地上一片狼藉,鲜血横流。

次日凌晨,法子英带着几个旅行袋回来,劳荣枝知道,那里面装着被肢解的熊启义的尸体。

冷血是法子英的特质,而这正是劳荣枝所喜欢的。或许,这就叫恶的基因彼此相互吸引,只有钱没有恶的男人,根本入不了劳荣枝的法眼。

此后,在温州,她和法子英合作杀死了梁某和刘某,两个女子被杀,均是双手双脚被绑,脸朝下,趴在床上。在合肥,她和法子英绑架了殷建华,将他关进作案前特意定做的铁笼子里,并最终将他残忍杀死。更可怕的是,为了威胁殷建华,两人还杀死了被骗到现场的无辜木匠陆中明,手段极其凶残。

遇害木匠妻子:终可墓前慰亲人

11月29日晚上,在儿子的手机上,49岁的朱女士看到了那张让她无数次在睡梦中惊醒的脸庞,视频中的劳荣枝让人不寒而栗。当年她丈夫陆中明,就是被劳荣枝和其男友法子英杀害的。

1999年7月22日,劳荣枝和男友法子英,设计绑架了商人殷建华。为了向殷建华证明自己是绑匪,法子英做出了丧心病狂的举动:他以有木工活要做为由,将老家是合肥长丰县的木匠陆中明骗至租房内,当着殷建华的面,将陆中明残忍杀害。

“20年了,这个心结终于解开了。”昨日下午5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陆中明的妻子朱女士几度落泪。

朱女士说,她和丈夫育有3个孩子,当年丈夫为了养家去合肥市做木匠,每月往家里寄60元,她在家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务农。那时虽然家里穷,但两口子总是鼓劲,说等孩子长大了,一切就会变好的。

然而,一切的希望都在1999年戛然而止了。丈夫遭遇不幸后,她只得把孩子托付给老人,到处打工挣钱。20年来,她坚持每年都去一次合肥,找警方找律师询问劳荣枝的下落。

朱女士告诉记者,丈夫葬在老家长丰县,她目前生活在合肥。这两天她和孩子们商量过了,要一起去孩子爸的墓前,把这个消息说给他听。

当年辩护律师:法子英极其凶残,让人身上发寒

受法院指派,当年29岁的律师俞晞和另一位同事是法子英的辩护人。

如今已是北京中银(合肥)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的俞晞谈起法子英时,仍感觉到阴森。

劳荣枝竟将法子英视为英雄

“他极其凶残、漠视生命,每次跟他对话,我身上发寒,感觉不是在跟人谈话。”俞晞回忆说,法子英16岁时因抢劫被判入狱8年,出狱后在一次朋友的婚礼上,认识了19岁的劳荣枝。当天,法子英骑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她深受感动。两人看起来差距很大,一个没有正当职业、身材不高、长相显老,一个年轻貌美、工作体面。得知法子英曾经抢劫坐牢,劳荣枝竟将其视为英雄,从此跟随法子英。上世纪90年代末,两人的罪恶之举让人毛骨悚然。

杀人就是为了灭口,留活口怕被抓

虽然受指派为法子英做辩护,但法子英对俞晞说不用为他辩护,自己的结局都是死。“他一直是无所谓的态度,也看不出对所作所为后悔过。”在俞晞的印象中,只有一次,在提到被法子英杀害的3岁孩子时,他说了一句作孽。对于作案从来不留活口,法子英也亲口向俞晞透露,杀人就是为了灭口,留活口是怕被抓。

对女友劳荣枝感情深厚

一面惨无人道,一面却对女友劳荣枝感情深厚。俞晞每次约见法子英,法子英不关心案情,问得最多的就是劳荣枝的情况。被捕后,法子英拒绝交待劳荣枝的下落,故意虚假供述,导致她逃匿20年。

这次,劳荣枝成功被抓,终于可以告慰受害人家属,俞晞颇感欣慰,他相信正义不会缺席,没有人能够逍遥法外。

曾化名“雪莉”藏身酒吧

12月1日,记者在厦门采访了解到,劳荣枝2016年到2017年期间,曾在厦门思明区一家酒吧兼职“客服”,花名“雪莉(音)”,主要负责陪客人喝酒、推销介绍酒水、拉拢客源等工作,从中赚取提成。

在同事印象中,一般来找“雪莉”的顾客多为中年男子,40多岁居多:“不知道为什么会受欢迎,可能因为性格好,或者就属于四五十岁男人喜欢的类型。”

厦门真爱酒吧。澎湃新闻记者王选辉 摄

陈飞(化名)是真爱酒吧的现场负责人,当看到记者手中展示的劳荣枝被捕图片时,陈飞说,他们也是这两天从网络上看到这张照片和相关消息,“非常震惊,回想后又觉得点后怕。”

“或许我是这里现在唯一见过她的人了。”陈飞说,2016年六、七月,他还在这家酒吧做服务员时,劳荣枝就来到酒吧做兼职“客服”,一直工作到2017年年初离开,并没有签劳动合同。

在酒吧里,大家都不知道她的真实名字,她有个英文名字“sherry”,中文名字“雪莉”。“客服”的工作是通过推销酒水、拉拢客源,以获取提成。

在陈飞看来,劳荣枝经过打扮并不像是40多岁的女人,“大家一直以为是30多岁” 、“说话挺温柔的,嗲嗲的”、“会化比较浓的妆,显得很妩媚”。

与其他酒吧用户定位为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不同,陈飞介绍,这家酒吧更多是中年人群体为主。“虽然‘雪莉’年纪相对大一点,但和我们针对的目标群体也相契合。”陈飞说,只是酒吧员工大多都是90后,年龄上有差距,除了工作上必须的交接外,平时交流很少。

陈飞记得,“雪莉”一般每天晚上10点左右上班,直到凌晨两点。在“客服”的工作中,“雪莉”是属于比较积极努力的,“来得早去的晚的那种”。其他“客服”偶尔偷懒,她则是刚到酒吧就四处看看,有没推销酒水的机会,主动过去和顾客搭讪聊天。

在陈飞印象中,“雪莉”常对顾客微笑,“就是被抓视频里展现的那种微笑,让人感觉很暧昧。”

被抓时帮朋友卖手表

在酒吧工作约半年后,劳荣枝离开酒吧。此后朋友圈中发布内容开始变成手表销售。

记者注意到,劳荣枝的微信名为“amoy sherry(厦门 雪莉)”,头像是一个卡通动漫人物,一个留着绿色长发、绑着蝴蝶结的漂亮女孩拿着一个鬼怪面具半遮着面庞。

记者从劳荣枝的朋友圈看到,其个性签名为:“永远都学不会说谎哄你开心的,体重秤,镜子,还有银行卡余额。”劳荣枝最后一条朋友圈是发于11月28日上午8时许,转发了一条题为《感恩节:感恩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的文章。

劳荣枝的朋友圈

在湖里区东百蔡塘广场,这里毗邻忠仑公园,是周边较大的一个商业购物中心。11月30日,该商场多名员工向记者证实劳荣枝前段时间确实在上述手表销售店出现,并于11月28日上午被警方抓获。

“这女的是我朋友的同事…

昨天还发朋友圈感恩呐,

发完就被抓了。”

11月30日晚上,

记者从微博评论区看到,

有网友晒出劳荣枝的微信朋友圈。

随后,记者联系上这名网友,该网友称,自己曾在劳荣枝手上买过手表,“去年,在她手上买了一个手表,换过一个电池。”

该名网友称,自己2018年9月份,在劳荣枝手上买过一块黑色的dw的手表,大概花了1000元左右,并且为另一块白色的dw手表换过一块电池,“当时她那边有好几个柜台,我电池在一个柜台买的,手表在另外一个柜台。她那个dw的柜台准备撤柜了,跟商场租期到了,所以比较便宜。”

该网友称,劳荣枝被抓的地方此前是dw专柜,现在已经改卖别的手表品牌了。

该网友还保留有劳荣枝的微信号,

记者看到,

他所提供的劳荣枝

微信、朋友圈内容

与此前网友截图晒出的

朋友圈内容一致。

“人确实是这个人,你说是杀人犯,一点都不像。”在商场二楼,负责儿童摇摇车运营的员工王坤(化名)说。他称,自己手中戴的手表也是从劳荣枝店铺买的,“说话挺温柔,对人也很客气”。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感谢您的支持与关注!

浙江之声,一路相伴!

清和资讯